-->
<object id="lwei9"><nobr id="lwei9"></nobr></object>
<pre id="lwei9"></pre><code id="lwei9"></code>

  • <th id="lwei9"><video id="lwei9"></video></th>
  • <video id="lwei9"></video>

    <th id="lwei9"></th>
  • 首頁>資訊>解讀
    《“一帶一路”氣候報告:2023》揭示,“一帶一路”沿線——
    氣候變化敏感區氣象風險將加劇
    來源:中國氣象報社 日期:2023年09月05日07:49

    專家顧問:國家氣候中心副總工程師 劉洪濱

    9月2日,第二屆國際氣象經濟高峰論壇期間,國家氣候中心發布《“一帶一路”氣候報告:2023》(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加劇,“一帶一路”沿線極端氣候事件發生的頻率和強度會有所提升,海平面升高、臺風和風暴潮危害將增大,生態環境總體可能呈惡化趨勢,將給沿線地區的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等帶來新的壓力。

    “一帶一路”沿線地域遼闊、地貌多樣、地形復雜,橫跨多種不同類型氣候區,氣候條件的地區差異極為顯著,既是人類活動強烈區,又是生態環境脆弱區,自然災害種類多,高溫熱浪、暴雨洪澇、沿岸洪水、臺風、干旱等與天氣和氣候有關的自然災害頻繁發生,嚴重威脅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如何應對氣候變化,特別是有效適應氣候變化所帶來的不利影響,降低與氣候變化密切相關的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及氣象災害的重大風險,是事關沿線各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議題。

    “一帶一路”沿線氣候條件和生態環境如何?面臨哪些氣象災害?未來氣候變化趨勢是怎樣的?該報告有哪些關鍵信息?本文為大家解讀。

    大部地區氣溫顯著上升 降水空間差異較大

    “一帶一路”沿線氣候類型復雜,既有熱帶季風氣候、熱帶雨林氣候、熱帶沙漠氣候、海洋性熱帶季風氣候,又有副熱帶季風氣候、溫帶沙漠及草原大陸性氣候、地中海氣候、溫帶大陸性氣候,還有高原山地氣候、寒帶氣候等。

    報告指出,2022年,“一帶一路”沿線年平均氣溫南北差異較大。東南亞、南亞及西亞南部等地年平均氣溫為25℃~30℃,部分地區可達30℃以上,而高緯度的俄羅斯遠東地區年平均氣溫普遍在-8℃~-2℃之間,部分地區低于-12℃;沿線地區年平均氣溫距平呈現“北部顯著偏暖,中部較為偏暖,南部接近正?!钡目臻g分布。2022年,沿線地區年降水量的空間分布差異十分明顯。太平洋及印度洋沿線地區降水量超過1500毫米,而亞歐大陸內部的中亞干旱區及中東熱帶沙漠氣候區,年降水量甚至不足100毫米;沿線地區年降水量距平百分率的空間分布整體體現出“西北少、東南多”的帶狀異常特征。

    1981年至2022年,沿線地區大多數地區的年平均氣溫呈顯著上升趨勢,但不同時期、不同區域的氣溫變化速率存在明顯差異。中東歐地區年平均氣溫上升速度最快,平均每十年增加0.75℃,南亞和西亞平均每十年增加0.5℃以上。1981年至2022年,沿線地區年降水量的變化趨勢空間差異較大,其中東亞及中亞地區的年降水量呈減少趨勢,而東南亞、南亞、西亞和中東歐等區域的年降水量均呈顯著增加趨勢;降水量在不同時期、不同子區域的變化還存在明顯的年代際差異。

    與2019年至2021年同期平均水平相比,2022年“一帶一路”沿線植被長勢總體偏差,但空間分布不均。其中,歐洲大部、俄羅斯北部和西部、西亞、中亞、東北亞植被長勢偏差;而俄羅斯中部和西南部、中國南部、中南亞和南亞等地的植被覆蓋度高,植被長勢偏好。

    過去40年氣象災害明顯增多 因災損失總體呈上升趨勢

    “一帶一路”沿線自然地理環境復雜,氣象災害類型多、分布廣泛、危害損失嚴重。根據2000年至2019年全球氣候風險指數排名,在前10個因氣象災害受災嚴重的國家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占了6個。

    報告指出,1980年至2022年,“一帶一路”沿線共發生氣象災害4537次,年均106次,占全球總數的39.7%。

    此外,“一帶一路”沿線氣象災害發生頻次不斷增多,其中1990年至1999年增長速率最快,相對于上個年代增長了86.7%,2000年至2009年相較上個年代增加了63.5%,但2010年至2019年相較上個年代有所減少,降低了8.7%。從空間分布上看,西亞北非、中亞和中東歐的大部分地區氣象災害的發生次數與區域內其他地區相比大體偏少,而南亞及東南亞部分地區臺風、暴雨和洪澇等氣象災害發生次數較多。

    “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數國家為發展中國家,人口數量多,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防災救災能力相對較弱,因氣象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較大。

    據有關數據統計,1980年至2022年區域多年平均經濟損失為214.7億美元(2022年市值),占全球經濟損失年均值(756.5億美元)的28.4%,且總體呈上升趨勢。1980年至2022年,沿線地區因氣象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年均約1.6萬人,占全球的40%以上。特別是突發的極端氣象災害,往往造成嚴重經濟損失和重大人員傷亡。

    1980年至2022年,“一帶一路”沿線氣象災害平均發生次數超過10次的國家為中國、印度和菲律賓;中國平均每年超過15次,3個國家發生次數之和占“一帶一路”沿線總發生次數的35%以上。從經濟損失來看,中國多年平均氣象災害經濟損失最多,超過100億美元,占“一帶一路”區域損失總量的50%以上;其次為印度和泰國,年均經濟損失均超過10億美元。從傷亡人口來看,孟加拉國、緬甸和印度多年平均傷亡人數相對較多。

    未來極端氣候事件發生的頻率和強度可能增加

    “一帶一路”沿線范圍廣闊,是未來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域,極端事件頻發,很可能導致自然災害風險加重,損害生態系統,影響糧食生產和水資源有效利用,并且嚴峻的氣象災害風險將對區域內未來重大工程建設安全和人居環境安全等產生重大影響。

    在氣候變暖的背景下,未來“一帶一路”沿線的氣溫、降水將發生什么變化?報告基于現有數據對區域未來氣候變化趨勢及主要氣象災害風險進行了模擬預測,結果發現,未來“一帶一路”沿線年平均氣溫將持續上升,增溫幅度在高緯度地區大于低緯度地區。到21世紀末,在低排放情景(RCP 2.6)下,區域年平均氣溫的升溫幅度將升高1℃~3℃;而在高排放情景(RCP 8.5)下,可能會普遍升高5℃以上。未來區域內大部分地區年降水量增加,但具有明顯的區域差異和情景依賴性。

    在高排放情景下,未來高溫風險最高的地區主要分布在南亞、非洲等欠發達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21世紀末,94%的非洲人口和72%的亞洲人口將面臨高溫熱浪風險,歐洲面臨高溫熱浪風險的人口數量也呈增加趨勢。未來“一帶一路”部分區域降水減少,氣候暖干化趨勢可能導致危害更嚴重的高溫熱浪事件發生。

    在氣候增暖的背景下,“一帶一路”陸域干旱事件發生頻率更高、持續時間更長、影響范圍更大,對糧食生產、水資源、生態和社會經濟的影響也更為嚴重;未來洪澇事件強度隨著增暖逐漸增強,尤其在中低緯地區,降水強度大、危害范圍廣,預示著明顯增暖前采取適應措施的必要性;冰凍圈加速變化,不穩定性增加,沿線冰凍圈災害發生頻率增加,潛在風險巨大。

    “一帶一路”沿線兩個海域(西北太平洋和北印度洋海域)強熱帶氣旋比例將會增加。熱帶氣旋引發的極端降水會相應地顯著增多,進而增加暴雨、山體滑坡、風暴潮等氣象災害發生的風險。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移動路徑以及達到最大強度所在位置將繼續北移,這將進一步增加臺風登陸中國北部、日本以及韓國的風險。而熱帶氣旋快速加強的概率會大大增加,這將給臺風防災減災帶來重大挑戰。

    (作者:吳鵬?責任編輯:張林)



    圖解 更多
    色老久久精品偷偷鲁,色噜噜AV男人的天堂激情,欧美婬乱片